欧易

欧易(OKX)

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

火币

火币(HTX )

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

币安

币安(Binance)

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

每日优鲜溃败,生鲜电商将迎终局?

2023-02-22 01:48:18 1202

摘要:每日优鲜终究是错付了,卖身还债的期望破灭了。7月14日,每日优鲜宣布与山西东辉集团签订了战略投资协议。按照协议规定,山西东辉集团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2亿人民币的股权投资。7月18日,每日优鲜法定代表人由联合创始人曾斌变更为孙玉英,同时曾斌...

每日优鲜终究是错付了,卖身还债的期望破灭了。

7月14日,每日优鲜宣布与山西东辉集团签订了战略投资协议。按照协议规定,山西东辉集团计划向每日优鲜进行价值2亿人民币的股权投资。

7月18日,每日优鲜法定代表人由联合创始人曾斌变更为孙玉英,同时曾斌与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徐正已退出公司主要人员行列。

7月28日,每日优鲜关停“极速达”业务,全面终结前置仓模式;网传当天下午,数百人被裁员、公司停电、办公场所废弃,“每日优鲜原地解散”的微博话题冲上热搜。

仅仅半个月,还没等到山西煤老板的“救命钱”入账,每日优鲜就已经撑不住了。

同时,每日优鲜作为“生鲜电商第一股”,它的崩塌也敲响了生鲜电商赛道的丧钟。谁会成为下一个“原地解散”的对象?我们不得而知,但唯一可以预测的是,诞生于2005年的生鲜电商赛道,将在2022年迎来死亡。

不体面的离开

每日优鲜的退场极为不体面。

7月27日晚间,每日优鲜HR在公司飞书群以“防疫、办公场所甲醛超标”等理由,要求员工居家办公,不必来公司上班。然而第二天一上线,各部门就开了一个二十分钟的会议,直接通知解散,随即员工的飞书账号已经无法登录。

每日优鲜员工截图

据网上疯传的会议录音透露: 每日优鲜大部分员工的工作截至7月28日;并且员工社保只缴纳到7月份,从8月开始员工将需要自理缴纳社保;同时每日优鲜避而不谈工资发放时间,此次行为不属于“强制解除合同”,没有离职补偿,也没有离职协议。

面对网上沸沸扬扬的“解散”传闻,每日优鲜公关回应:“网络传言不实,公司并未‘解散’。在实现盈利的大目标下,公司对业务及组织进行调整。次日达、智慧菜场、零售云等业务不受影响。由于业务调整,部分员工离职,公司目前正积极寻求一切可能的方案,最大限度保障员工权益。”

至于每日优鲜所说的“部分员工离职”的具体人数,据每日人物报道:891位员工中大约有700余位被通知结束工作;同时每日优鲜已经发不出7月份的工资,就连社保也已经断缴了2个月。

目前已经有数百位每日优鲜员工,集体前往劳动仲裁。受负面新闻影响,截止美东时间7月28日16:00,每日优鲜股价暴跌50%,仅剩下0.135美元/股。以2021年6月25日上市的发行价13美元/股计算,市值蒸发了99%。

对于裁员,每日优鲜可谓是轻车熟路。 从上市以后,每日优鲜就掀起一波大裁员,同时陆续将员工合同改签到关联公司,正式员工变成外包。等到了2022年开始,2个月一裁员快进到1个月一裁员。据每日人物报道:仅仅一年,每日优鲜飞书群员工人数就从3000多人,被裁到只剩891人,个别部门裁员率超过七成。

除了拖欠员工工资以外,每日优鲜还大批量拖欠供应商结款。据每日优鲜2021年Q3季度财报显示:未支付的供应商欠款净额为16.52亿元,同比2020年同期10.88亿元增加了34%;这些应付账款里包括三大类供应商货款、外包配送公司运费、营销服务提供商的服务费。

同时在天眼查显示:每日优鲜的法律诉讼案件,总金额超过2500万元。

天眼查

粗略估计,“解散”的每日优鲜还拖欠891位员工工资、两个月的社保、16亿未偿还的货款;还有未关停的前置仓、公司货柜、便利购、无人零售业务等待处理。

造富梦倒塌前,供应商、员工、消费者一地鸡毛,而创始人徐正早已提前抽身。

据每日优鲜提交给纳斯达克的披露文件中显示:徐正在创业之初已经移民香港特别行政区,成为香港公民。并且徐正持有的每日优鲜股份,全部放在海外离岸信托中,无法向其追索财产。

转型业务全部失败

每日优鲜是前置仓模式的首创者,可让每日优鲜走进死胡同的,也是前置仓模式。

前置仓给每日优鲜造成了过高的履约成本,2018年至2020年,每日优鲜履约费分别为12.39亿元、18.33亿元以及15.77亿元,履约费用占总收入的比例最高能达到34.94%。

前置仓模式也给“友商”叮咚买菜带去沉重的负担。据叮咚买菜2022年Q1季度财报显示:叮咚买菜履约费用为14.84亿元,其中包括仓储租金、人力工资等方面的开销。按照履约数1亿单来计算,叮咚买菜每派送一单,便需要自掏14.84元的成本费。

前置仓模式铸就了生鲜电商赛道的辉煌,同样也给生鲜电商玩家挖好了坟墓。不管是每日优鲜还是叮咚买菜,都把“关停前置仓”作为2022年的首要工作。

2019年,每日优鲜在全国范围内的前置仓数量超过1500个,但截至2021年6月,其前置仓数量缩减为625个;叮咚买菜陆续关停在安徽宣城、滁州、广东中山、珠海、清远、江门,河北唐山、廊坊,以及天津等地相应站点。

当烧钱换流量的商业逻辑宣布失败,每日优鲜迫切需要新的业务来实现自救。而首先被每日优鲜盯上的,是社区团购和菜市场。

每日优鲜孵化出主打社区团购业务的“每日拼拼”,社区团购和生鲜电商非常相似,但却又本质上的不同,生鲜电商是消费的升级,社区团购是便民服务。 消费升级遇上了消费降级,就意味着“每日拼拼”在玩家众多的社区团购赛道难以找到抓手。

再加上2021年以后,社区团购被全面叫停,大量玩家被迫“毕业”:十荟团在2021年底关闭了全部业务;多多买菜集中“关停并转”站点,多个低效团被关停或合并;橙心优选也在2021年9月选择全面转型2B业务。

社区团购垮了,还有菜市场。每日优鲜先是获得已有菜市场的经营权,成为其运营方;再将这些菜市场进行数字化改造,将传统菜场的线下业务打通到线上,建立私域流量。

这样一来,这些菜市场就成了“轻资产版”的前置仓,每日优鲜每年可以收取租金、平台服务费以及按照商户电商业务GMV收取佣金。

然而菜市场比较属于传统领域,每日优鲜注定要面临大润发、物美、永辉等大型商超的直接竞争。 想利用互联网思维转型成“平台型电商”,打通B端生意,难度不亚于再造了一个“前置仓模式”。

目前,智慧菜场还处于早期阶段,没有承担起“拯救”每日优鲜的使命。

濒临死亡

多次转型、多次失败的每日优鲜,在现金流持续吃紧,供应链逐渐断裂之下,终于无力折腾,选择了“卖身自救”,期望山西的煤老板当一次自己的“白衣骑士”。

7月14日,每日优鲜和山西东辉集团达成协议,将以股权战略投资合作的方式向其注资2亿元,而每日优鲜会将一部分公司董事会的席位交于山西东辉集团。

版权声明: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,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( 微信:bisheco )删除!
友情链接
币圈社群欧易官网